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塞浦路斯问题始末

2022-12-06 19:36:05 1220

摘要:塞浦路斯是位于地中海东北角的一个岛国,是仅次于西西里岛和撒丁岛的地中海第三大岛。它扼守欧、亚、非三大洲海上交通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塞浦路斯人口主要由希腊族和土耳其族构成,其中希族占80%,聚居在南方,占据国土面积的64%;土族占人口总数...

塞浦路斯是位于地中海东北角的一个岛国,是仅次于西西里岛和撒丁岛的地中海第三大岛。它扼守欧、亚、非三大洲海上交通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塞浦路斯人口主要由希腊族和土耳其族构成,其中希族占80%,聚居在南方,占据国土面积的64%;土族占人口总数的18%,居住在占国土面积36%的北方。另有少数亚美尼亚人和讲拉丁语的民族。

塞浦路斯原是奥斯曼帝国的属地,后沦为英国“直辖”殖民地。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塞岛希族人不断开展回归运动,要求归并希腊,而岛上的土族人则希望“分治”塞浦路斯,两族矛盾日益激化。英国殖民当局为巩固其统治,利用希土两族的矛盾,不断挑动两族纠纷,推行分而治之的政策,加之希腊和土耳其两国插手进来,从而为塞浦路斯问题埋下了祸根。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对回归运动进行打压,以防削弱英国和北约组织在地中海的防线,另一方面拉拢土族人。1951年,希腊开始支持回归运动,并于当年将塞浦路斯问题提交联合国讨论。随后土耳其也介于其中,支持土族,强调土耳其在解决塞浦路斯问题中的重要作用。1954年,联合国开始受理和出面斡旋塞浦路斯问题,但没有取得成效。1958年6月,希土两族发生流血冲突,希土两国的关系也急剧恶化。在此情况下,英国提出通过谈判解决塞浦路斯危机。

1959年2月,英国、希腊、土耳其和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共同签订“苏黎世-伦敦协定”,希、土、英三国保证塞浦路斯独立的条约和希、土、塞三国《同盟条约》等文件。1960年8月16日,塞浦路斯宣布独立,成立塞浦路斯共和国,由希、土两族组成联合政府。

塞浦路斯共和国国旗国徽

英国则在塞岛保有军事基地。同时,根据已签订的条约和协定而制定的塞浦路斯宪法做了一系列规定,如总统由希族人担任、副总统由土族人担任,总统、副总统均享有否决权,希、土两族在军队中的比例为6:4等。这些关于权力分配的折衷措施,都为后来两族纠纷埋下了隐患。

1963年底,希、土两族因制宪问题发生严重的流血冲突。冲突中,希腊和土耳其两国分别支持塞岛的希族和土族,冲突日益国际化。为防止事态扩大,英、希、土三国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希、土两族停火,并提出成立一支以英军为主和有希土两国参加的三国维和部队。英国还划定了一条防止两族武装接触的分界线。冲突双方均接受上述要求,然而流血冲突仍然不断。1964年2月,安理会应塞、英两国的请求召开紧急会议,审议塞浦路斯问题。3月4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186号决议,决定成立一支联合国维和部队取代三国维和部队。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塞岛后,两族的武装冲突才暂告平息。

1974年7月,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发动政变,推翻马卡里奥斯政权。随后,土耳其以履行保证条约为由,单独出兵塞岛进行干预,挫败了政变军队,马卡里奥斯重新执政。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联合政府解体。北方希族人南迁,南部土族人北移。从此,希族人聚居南方,拥有全国领土的64%,土族人控制北方36%的领土。冲突再度发生。联合国安理会相继通过第353号、第359号决议,要求冲突双方停止战斗,停止外国的军事干涉,尊重塞浦路斯的主权。8月16日,土耳其接受停火。停火后,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双方控制区之间建立停火线和隔离区,即在全岛中部由东向西划出一条狭窄的无人地带,被称为“绿线”,希、土两族部队不得进入。

1975年2月13日,土族宣布建立“塞浦路斯土族邦”。3月12日,安理会通过第367号决议,对土族的单方面行动表示遗憾,呼吁恢复谈判。1983年11月土族又宣布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国旗国徽

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塞浦路斯局势,18日安理会通过第519号决议,认定“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是无效的,并呼吁世界各国尊重塞浦路斯共和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要承认新成立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但土耳其随即宣布承认其为主权国家,并在塞岛北部驻扎军队。19日,“土族邦”发表声明,拒绝安理会的决议。由此塞浦路斯形成分裂局面,南部是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北部是只得到土耳其一国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为了各自的全球战略利益,分别插手塞浦路斯问题,使塞浦路斯问题更加复极化。因卷入塞问题的希腊和土耳其都是北约盟国,美国的基本方针是把塞问题限制在北约组织范围内解决,调和希土两国争端,抵制苏联的渗透。在塞岛政变后,美国国会不顾北约盟国的反对,决定于1975年2月5日起对土耳其实行武器禁运,以迫使土耳其从塞浦路斯撤军,结果导致美土关系急剧恶化。土耳其政府随即宣布停止实施1967年签订的《美土联防协定》及其有关协议,关闭美国在土耳其的25个军事基地和设施。苏联在塞岛政变后发表声明,提出在联合国范围内召开有代表性的国际会议,向塞浦路斯派出包括苏联在内的“国际调查团”和塞“非军事化”的主张。苏联还趁美土关系紧张之机,加紧向土耳其渗透。1978年6月,苏土两国签署《苏土睦邻和友好合作原则》的政治文件。

面对苏联的攻势,为修补美土关系,美国政府敦促国会两院先后于1978年7月和8月通过议案,解除对土耳其的武器禁运,同时要求土耳其采取措施推动塞浦路斯问题的解决。1980年1月,美土双方正式签订《美土防务和经济合作协定》,以加强美土军事合作。苏土关系开始冷淡。苏联在土耳其受挫后,开始用经援手段拉拢希腊,在塞问题上加强与希腊和塞岛希族的磋商。1986年初,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召开塞问题国际会议的建议,随后同塞浦路斯政府就此建议进行了多次磋商,并展开了一系列外交攻势。苏联想以此打破美英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垄断权,涉足其中。而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则力图将塞浦路斯问题限制在北约组织内部解决,不让苏联插手,反对将该问题提交有关国际会议讨论,他们竭力敦促和支持塞岛希土两族在联合国秘书长的个人斡旋下进行谈判,消除分歧。在联合国秘书长的斡旋下,希土两族就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进行了长期谈判,但由于双方在宪法、领土、安全保证、公民自由往来及财产权等问题上立场相距甚远,谈判一直没有取得多大进展。

随着冷战的结束,以和平手段解决地区冲突成为大势所趋,塞岛希土两族和相关的希土两国都表达了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强烈愿望。国际社会也为此进行了不懈努力。1992年加利在就任联合国秘书长后不久,即开始就塞浦路斯问题进行新的斡旋,并提出了内容涉及总目标、指导原则、宪政安排、领土调整、经济发展、安全和保障等问题的一整套构想,力图推动希土两族尽快达成解决塞问题的全面框架协议。从该构想来看,基本上照顾到希土两族的根本利益,是一个较为现实的折衷方案。

塞浦路斯岛上的势力分布图。其中北半的红色区块为实际上由北塞浦路斯共和国

1992年6月18日至11月11日,在秘书长的斡旋下,塞浦路斯希族领导人瓦西利乌和土族领导人登克塔什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了数轮谈判,就构想进行实质性的讨论。为在领土调整和流离失所者等关键性问题上先取得突破口,加利提出土族领土占27%,并让出富庶的英尔富地区的建议,但被土族拒绝。由于两族在一系列问题上分歧太大,会议最终陷入僵局。在会谈前后,安理会先后通过了第750号、774号和789号决议,支持秘书长的斡旋努力和包括领土调整在内的整套构想,要求双方尤其是土族调整立场,尽快按此构想达成全面协定。

1993年3月30日,在秘书长斡旋下,塞浦路斯总统克莱里季斯和土族领导人登克塔什恢复间接会谈,并集中讨论了信任措施中的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将瓦洛夏城交联合国管辖,使之成为两族来往和进行贸易的特区;二是重新开放尼科西亚国际机场,两族飞机均可起降。5月,在秘书长主持下,两族恢复直接谈判。尽管双方均同意以秘书长的构想为谈判基础,但土族提出了新的主张:要求开放由希族管辖的厄尔肯机场;将瓦洛夏城一分为二,一部分为联合国管辖,北部则由土族控制;全面取消对北塞的制裁。这一主张被希族和加利拒绝。对此,登克塔什拒绝关于建立两项信任措施的一揽子解决办法,两族谈判又陷入僵局。

此后,美国和欧盟都试图努力化解希土两族之间的矛盾,加快塞浦路斯问题解决的进程。对美国来说,塞浦路斯问题久拖不决必然会影响到北约内部的团结,进而给美国大力推行北约东扩带来不利影响。就欧盟而言,塞浦路斯是欧盟向南扩展的一个重要目标。1997年,塞浦路斯被确认为欧盟入盟候选国,但欧盟又难以接受一个处于分裂和纷争的国家成为其成员国,它不得不介入这个棘手的问题。1998年8月,土族领导人提出在塞浦路斯建立由“两个主权国家”组成的邦联,但遭到希族方面的拒绝。

2002年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塞浦路斯建立由“希族州”和“土族州”平等组成的“共同国家”政府的建议。塞政府对此表示同意。2004年2月,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调解下,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帕帕佐普洛斯与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以安南的方案为基础在尼科西亚开始新一轮统一谈判,但没有取得预期结果。3月24日,塞浦路斯统一问题第二阶段会谈在瑞士小镇比根斯托克举行。安南向塞岛希、土两族和希腊和土耳其提交了统一方案的最后文本,这是安南自2002年底以来提出的关于塞岛统一方案的第4个版本。但只有土耳其表示接受这一方案,而希腊和塞岛希、土两族都予以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安南宣布4月24日在塞岛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是否接受他的方案,如果方案不能在全民公决中通过,则塞政府代表塞岛加入欧盟。4月24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的塞岛统一方案举行全民公决。但在全民公决中,安南提出的统一方案未获通过,使得塞浦路斯无法以一个统一的国家加入欧盟,而只有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塞浦路斯政府代表塞岛于5月1日加入欧盟。12月17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上,土耳其与欧盟就承认塞浦路斯问题达成一致意见,这为欧盟2005年10月正式启动与土耳其的入盟谈判清除了最大障碍。尽管这不意味着在法律上承认刚刚入盟的塞浦路斯政府,但它为塞浦路斯问题的全面解决提供了可能。2017年7月7日,联合国介入塞浦路斯与北塞浦路斯谈判失败。2018年10月16日,联合国预定26日将为塞浦路斯双方领导人主持会谈,两方合并和谈。2019年8月9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举行会谈,决定恢复统一谈判并在8月底前确定谈判内容,然后在9月与联合国秘书长举行共同会晤。2019年8月30日,北马其顿外交部发表新闻公报说,北马其顿和塞浦路斯两国外长当天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签署协议,两国建立外交关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