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引发矛盾的塞浦路斯,是何方神圣?

2022-12-06 19:29:08 2620

摘要:9月16日,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宣布解除对塞浦路斯共和国的武器禁运。这意味着从2023年起,塞浦路斯将被允许进行国防物品的出口、再出口与转让。美国的这一决策引起了其北约盟友土耳其的坚决反对,并称“这将引起塞浦路斯岛的军备竞赛”。美、土关于塞...

9月16日,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宣布解除对塞浦路斯共和国的武器禁运。这意味着从2023年起,塞浦路斯将被允许进行国防物品的出口、再出口与转让。美国的这一决策引起了其北约盟友土耳其的坚决反对,并称“这将引起塞浦路斯岛的军备竞赛”。

美、土关于塞浦路斯问题的矛盾点在哪里?土希围绕塞浦路斯半岛又有怎样的争端?本文将从塞浦路斯岛纷争的历史入手,分析塞浦路斯问题的始末。其中,塞浦路斯的独立历程是理解塞浦路斯现状的关键。


01

塞浦路斯两族共存的形成与两族仇恨缘起


今日塞浦路斯之局面,与塞浦路斯两族共存的实际状况密不可分。也可以说,今日之现状正是塞岛希族与土族及其背后希腊与土耳其数百年来的纷争恩怨的延伸

自公元前13世纪起,希腊人开始向塞岛大量移民。千年中,塞岛虽然多次被征服,但其所接受的来自希腊的文化输入与同化从未中断,彼时主要的塞岛居民无论是种族还是文化上都与希腊同根同源。1571年,土族人登上了塞岛。在奥斯曼帝国征服塞岛后,部分士兵以及随军的非战斗人员定居塞岛,后土族族群不断扩大。自此,塞岛两族共存的局面形成。

起初,奥斯曼帝国推行了相对来说较为宽松的民族政策。希土两族度过了一段相对平稳的和谐时光。然而,1818年,因奥斯曼帝国官员在彼时希族大主教处搜查到了希腊“友谊社”(领导希腊民族起义的革命组织)的宣传册,进而怀疑塞岛的希族人正在参与谋划民族起义,便对希族人进行了自上而下的大规模血腥屠杀。

这一方面在塞岛希族人心中埋下了仇恨土族的种子,也在一定程度上唤醒了希族人更加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促进了“意诺西斯”(大约于一战前后形成的塞岛希族人争取将塞浦路斯与希腊合并、或表述为“回归希腊”的运动)民族主义思潮的诞生。


02

英国的统治与塞岛艰难的独立进程


18世纪末,英国开始了向中东地区的扩张渗透,恰好赶上1878年的俄奥冲突。英国“趁火打劫”,答应为奥斯曼帝国阻挡俄国扩张提供支持,并以此换取对塞浦路斯的实质性统治。起初,希族人热烈欢迎英国的到来。一方面,英国的统治实质上削弱了原本土族人在塞岛的族群地位;另一方面,希族人对英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英国能帮助其推动与希腊合并的进程。

然而,事实证明,对英帝国主义所抱有的幻想只是希族人的一厢情愿。一战之后,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彻底失败,塞浦路斯沦为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以极度的吝啬自私无视了塞岛希族人的诉求,并不断地榨取希土两族人民的利益,驱使两族为其霸权与战争输血,这促使塞岛民众与英国殖民者的矛盾不断上升。

二战后,随着英国实力的极度衰弱,土耳其与希腊都强调了对塞浦路斯的诉求,塞岛希族人也加强了“意诺西斯”运动,组建了数个组织或政党联盟。有趣的是,同时期的土族人在“意诺西斯”的反向促进下,建立了“塞浦路斯土耳其民族党”与“塞浦路斯土耳其民族组织联盟”,不追求与塞岛“回归”土耳其,而是维护英在塞岛的统治。

尽管渴望着回归希腊怀抱的希族人进行了长期斗争,但其仍无力突破英殖民政府的高压统治。希族人屡次尝试借助联合国力量,但这些努力也全部以失败告终。忍无可忍的希族人开始组织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武装反抗——由泛希腊党党魁格里瓦斯与马卡里奥斯(彼时领导塞浦路斯希腊族人反英殖民统治的领袖)领导并遭到英国政府全力武装镇压的“埃欧卡”在武装反抗组织中最具代表性。

感受到压力的英国故技重施,玩起了“分而治之”的政治伎俩,艾登政府于1955年组织希腊与土耳其两国政府在伦敦会晤。英国的这步棋不可谓不妙,在马卡里奥斯的强烈反对声中召开此会议并将土耳其政府的力量引入塞浦路斯,尽管引起了希族人民的极大愤怒,但却挑动了两年后塞岛土族人与希族人进行直接的暴力对抗。

或许对彼时的英国人而言,这趟浑水既然要趟,就使其越浑越好。毕竟这给英国带来了极大的浑水摸鱼、趁机攫取更大利益的空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英国人在三国伦敦会晤后秘密放逐了马卡里奥斯,以激怒希腊为代价为自己入侵埃及做了一定的政治准备。从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到《苏黎世-伦敦协定》签订之前,塞岛上希土两族尖锐的民族矛盾一直呈现着上升趋势。


03

塞浦路斯的独立


1959年2月,《苏黎世-伦敦协定》的签订终于给处于至暗时刻的塞岛人民带来了一丝独立与和平的曙光。内部矛盾的愈演愈烈与外部国际环境的变化推动了此协定的签署。

内部矛盾上,“埃欧卡”与英国的军事冲突不断升级。1957年3月,英军炸死了“埃欧卡”的副总指挥阿弗森蒂奥,彻底点燃了希族人的怒火。同时,在长久的民族矛盾积累与英国人的挑拨下,希土两族的直接暴力冲突正式爆发。

尽管此前希族武装“埃欧卡”从未直接发动过针对土族人的袭击,但部分以CPT党(一个土族人党派,主张塞浦路斯分治,不可接受与希族人共存,以“分治或死亡”为其口号)为代表的土耳其人似乎不想跟希族人共话风花雪月。位于尼科西亚的希腊商店在同年遭到土族人抢劫,数名希族人伤亡。事已至此,解决塞岛严重的政治问题已经刻不容缓。

外部环境方面,国际局势微妙的变化给塞岛问题的政治解决带来了一线希望。提到塞岛问题的政治解决,必须先熟知麦克米伦方案。1958年6月,时任英国首相的麦克米伦向希腊与土耳其提出了他设想的塞岛问题解决方案,即建立一个由三国共同管理的塞岛自治政府,两国政府分别处理两族内政事务,由英国负责塞岛的安全事务。

此计划自然而然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却引起了塞岛希族人及希腊人民的强烈反对。但英国宣布将于同年10月于塞岛强制实施此方案。彼时希、土、英三个当事国与美国这个域外霸权国家都希望尽快解决塞岛问题。希腊方面,希腊政府面临着来自内部人民强烈希望获得塞浦路斯岛主权的呼声。

同时,英国将强制实施麦克米伦方案的决策也给予了希腊当局强烈的紧迫感;至于土耳其,面临着希腊政府较大的外交压力以及较恶劣的周边环境的他们在当时只希望尽快解决塞浦路斯岛这个大火药桶;英国则认识到对塞浦路斯岛长期的统治不仅使英国在国际舆论上陷入被动,也让其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经过其评估,英国只需在塞岛保留军事基地便能够充分发挥塞岛的战略作用;美国则认为塞浦路斯岛的混乱局面拖住了其抗苏盟友的大量精力,因此就塞岛问题的政治解决向三个当事国施压。

多重因素作用下,《苏黎世-伦敦协定》正式签署。该协定赋予了塞浦路斯独立地位,并要求希腊、土耳其、英国三国保障其独立与安全,同时赋予了希、土两国在塞浦路斯驻军保障民族安全的权利。

当然,英国获得了在塞浦路斯岛的永久主权军事基地。不得不说,英国是这份协定的最大赢家。至于长久以来希土两族人民为自己争取塞浦路斯岛的未来所付出的鲜血的代价在这份协定签订后是否仍有其意义,笔者难以下定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勇于为自身民族未来抗争的精神确确实实是百年以来希土两族人民唱响的勇气之歌。


04

塞浦路斯现状的形成


塞浦路斯共和国取得独立后,人民想要的和平并没有随之到来。由于长久积累的民族矛盾以及建国后政治权力的分配问题,希土两族的纷争仍在继续。在1963年前后,希土两族的民族冲突达到了一个临界值。

希土两国的战争可能性也达到了顶点。在联合国以及英美等国的极力调解下,紧张局势得以缓解。从1968年开始,希土两族开始了长达六年而无果的和平谈判。到1974年,塞岛危机全面爆发。

此时的塞岛局势实质上已经成为了美苏的博弈场,又一个冷战的缩影,美苏都觊觎塞岛重要的战略地位。在美苏博弈的大背景下,数个小型政治事件或意外又将塞岛局势引向了今日之方向。只有明确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在纷繁的塞岛局势中理出头绪。

正是1974年的塞岛危机及其处理,将塞岛局势塑造成今日之模样。1974年4月,希腊军政府策划并发动了针对马卡里奥斯及其余希族领导的军事政变。随后暗中受苏联支持的土耳其以此为借口悍然入侵塞岛北部,使无数世居与此的希族人逃亡南方。与此同时,希土两国战争也随之爆发。

在联合国与各主要国家的调解下,双方开始了南北对峙。之后的几年中,联合国就塞岛局势进行了数轮调解。限于篇幅此处不进行赘述。1983年,至今尚作为“无公认非国家行为体”,仅受土耳其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成立。

至此,今日四方共存的塞岛局势基本形成。塞浦路斯共和国实质上只控制了塞浦路斯岛南部;“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控制着塞岛北部,近乎与世隔绝,通过土耳其与国际社会接轨;英国保留着两个在塞岛的军事基地;联合国则控制着南塞与北塞的“边境线”,维持着塞岛局势的基本稳定。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了解更多信息,欢迎关注“一界oneworld”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